bodu.com

高校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刘岸小说印象

刘岸小说印象

——读《冰河谷》随想

杨天松

   

   

在我看来,短篇小说是一种艰难的文体;要在短篇小说中写出感人至深的故事、含蕴幽远的意境,以及深刻的思想,鲜明的个性,所有这些,都是极为艰难的事情。现代小说史上,能够达到这种高度的小说家屈指可数。这足以见出短篇小说写作之不易。

近读刘岸的短篇小说集《冰河谷》,可以说感觉很惊讶,因为很久以来没有读到这样特别的短篇小说了。刘岸是成名已久的作家,我却现在才读到他的作品,真是相见恨晚矣。

大体来说,体现在《冰河谷》中的特点,有三个方面:

 

一、鲜明的地域特征和文化色彩

刘岸是出生在新疆,成长在新疆,又是长期生活在新疆的作家,因而,在他笔下,新疆就成为小说中故事的发生地,人物的活动场所。可以说,这是刘岸小说的很主要的特征。而这个特征,对于像我这样从未去过新疆的人,长期生活在东南沿海的人,那种新奇感是强烈的。人们常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话一点儿不假。好的小说应该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能够写出一个地方的特色的小说虽然不能说就是好小说了,但这却是以个好小说的重要方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刘岸的小说是“很新疆”的。像《冰河谷》中的“冰河谷”,《阿尔伦》中的“库拉提”,《雪地变形记》中的“北沙窝”,《寻找你的岸》中的“哈热勒”等等。刘岸的主人公就生活在这样的地方:雪山、高原、山谷,甚至沙漠,它们无一不是苍茫、辽远、寒冷、枯寂。而正是这样的地域特征赋予刘岸小说人物独特的行为、性格,以及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

伊斯兰教文化在刘岸小说中也是很明显的。显然,刘岸是熟悉伊斯兰教的精神的作家,因而他的主人公往往与伊斯兰教有关系。这是刘岸小说的宗教情怀的表现。虽然作者不是有意去强化小说中人物的宗教色彩,但是,伊斯兰教的文化的影响在他的主人公身上仍是鲜明的。这些可以在小说中常常看到,或者可以说,刘岸小说中隐含着一种伊斯兰教的宗教精神。这在小说中的许多诗歌中可以看到。当然,作者没有直接去写宗教本身,但那种宗教的精神是随处可见的。

 

二、极致环境中的人性展现

刘岸小说中的人物往往在一种极致的环境中作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行动,往往表现出丰富的人性,也因此往往具有强烈的刺激力量。其实,小说都是要表现人性的,因为人物是而且绝对是小说的核心与灵魂,成功的小说无一不表现出人物的丰富、复杂的人性。但刘岸的主人公的行动往往更使人惊心动魄,往往具有更强烈的悲剧色彩,具有更强烈的本能力量,而且,也往往表现出一种文化冲突或文明冲突。

以《冰河谷》为例,这是一个关于人与狼的故事。在这个小说中,猎人托木尔老爹与一只母狼较量了一个夏天,最后谁也没有赢了谁。但三年过去,这只母狼却袭击了托木尔的妻子莎依娜并咬死了她。尽管托木尔并不十分爱他的妻子,甚至讨厌她,托木尔甚至常常去一个叫哈力的妻子那里喝酒聊天去了。哈力的妻子自然长的非常的美,美到连莎依娜都羡慕她。莎依娜也并不恨哈力的妻子,颇有“我见犹怜,何况老奴”的味道。莎依娜被母狼咬死后,托木尔决心要为妻子报仇。小说写了托木尔内心的独白:“人是永远不能趴下的!”这使我们想起《老人与海》中的一句话:“人生来就不是为了被打败的,人能够被毁灭,但是不能够被打败。”最后,托木尔与母狼同归于尽,成为“大概是世界上最惨烈的形象!”托木尔和母狼互相把对方制住,他们谁也逃不掉,谁也无法逃,就这样凝成“一个血腥搏斗的黑铁般的铸像”这个情景被一对认识托木尔的男女看到,他们决定把即将出生的孩子命名为托木尔。这说明像托木尔这样的人在那里是被作为英雄来看待的。也说明或寓示托木尔的“人是永远不能趴下的!”的精神将被传递下去。他们也相信一个人的肉体是次要的,灵魂是重要的。因为托木尔的灵魂被真主收留了,谁也打不死他了。

《阿尔伦》中的阿尔伦也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人物。阿尔伦和连长打赌打雪鸡。当阿尔伦得知自己被“文明”的连长等人欺骗后自杀了。阿尔伦的自杀方式是特别了,他用石头击碎了自己的脸面。阿尔伦的自杀行为在文明的人看来显得匪夷所思。但是,在阿尔伦看来,人与人之间是不能欺骗的。可是,连长和他的士兵,甚至阿尔伦的未婚妻都奚落他,嘲笑他,这就使他对人——阿尔伦身边所有的人——绝望了,于是采取了激烈的甚至是惨烈的自杀方式。这也使我们再次思考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沟通”问题。在阿尔伦看来,人与人的交往的基本信条是真实与真诚。但是,在实际生活中,最艰难的就是人与人的交往。交往的艰难不仅是一个哲学问题,还是一个生存难题。人与人之间一切的误解、隔膜,都因为这样一个生存难题的普遍存在。“文明”的人或许可以找到理由来说服自己,但是,阿尔伦不能。他是那么地单纯,那么地信任人,一旦这个信任被瓦解,一旦单纯被嘲笑,阿尔伦的生存根基就被击碎了。这样看来,阿尔伦的自杀悲剧就不仅仅是个人的悲剧,其中也有传统与现代的冲突,落后与文明的冲突。在阿尔伦的自杀悲剧中,连长他们在无意中成为杀死阿尔伦的凶手,而阿尔伦的自杀也影响了转业后的连长。显然,阿尔伦的自杀事件显然影响了连长的灵魂,并为此付出了代价。

刘岸的其他小说中的人物基本都是在这样的极致的环境中表现出人性的光辉的。而且,显然地,刘岸喜欢写死亡。因为死最能将人的本性展露得彻底。像阿尔伦,像托木尔,像老三……都是这样。有生即有死,死是人生的终结,然而,死或许也是另一种生命形式的开始。从人的气节来看,面对死亡这样的极致的时刻,往往更能体现人的本性,也更能体现人的勇气。

 

三、诗意的语言

刘岸的小说语言非常美。他的语言不仅是诗意的,更是极富现代性的。刘岸的小说语言具有鲜明的先锋小说的语言风貌:陌生化的修辞,跳跃的节奏,精微而富有个性的描写,主观化色彩等等。当然,小说语言的风格是多样性的,我们说刘岸的小说语言具有鲜明的先锋小说的语言风貌,并不意味着唯有这种语言才是小说语言的唯一。实际上,一个作家的语言风格是在长期的写作过程中形成的。刘岸的小说语言早已形成了他的风格。这种语言风格在先锋的质素中植入了新疆的地方特色,因而显得更加摇曳多姿。那些散落在他的小说中随处可见的生动而又别具新疆地方特色的风景描写更是风格昭然,使我们很容易想起肖洛霍夫在《静静地顿河》中那些关于哈萨克草原风光的描写。刘岸的风景描写功力是很强的,因为他不是把景物描写仅仅作为景物来描写,而是人物的刻画的不可缺少的部分。这样,这种诗意的语言就显得更为厚实,同时也是小说有机的构成。

此外,我们也应该明白,真正有意味的语言并不是虚无飘渺的,而是有思想的。美的语言不仅有形式上的要求,更有意义上的要求。语言大师索绪尔说过:“语言可以比作一张纸,思想是正面,声音是反面,我们不能切开正面而不同时切开反面,同样在语言里,我们不能使声音离开思想,也不能使思想离开声音。”刘岸的语言具有一种新颖而充实的特色。即使是那些描写自然风光的语言也显得个性突出,具有强烈的美感。从这点来说,刘岸的小说语言艺术是极为成熟的,也是诗意盎然的。

也许有人说,现在的小说已经不需要美的语言了。现在的小说首先需要的是紧张刺激的情节,跌宕起伏的故事,还有爱恨情仇,强烈的视觉冲击力等等。但是,我们也仍然要记住,小说不仅是故事,它还是一种语言的艺术。这就需要小说家在语言上下功夫。而且,这种功夫永远也不会达到极致,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真正的小说家,将是一个一直跋涉在语言道路上的人,一个永远“在路上”的人。

 2010年11月

分享到:

上一篇:2010年成人高考作文指导

下一篇:全国2010年10月高等教育自学考试

评论 (5条) 发表评论

  • 罗柏丝
    罗柏丝 : 祝杨老师新年一路顺风!

    2011-01-01 12:17

  • 林娇
    林娇 : 被杨老师已经吊起了胃口,我得去找找书了。

    2010-12-26 21:18

  • Lao Chen (阿牛)
    Lao Chen (阿牛) : 是杨老师的新作啊~~~问好!

    2010-12-01 20:04

  • 东北向前
    东北向前 : 有机会一定拜读。

    2010-11-25 16:17

  • 天之风生
    天之风生 : 这小说请恕风生没有看过……阿弥陀佛!

    2010-11-24 00:20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