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高校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深切的怀念

深切的怀念
——苏轼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首词大家很熟悉,苏轼(1037—1101)大家也很熟悉。
苏轼是北宋文学最为杰出的代表,在散文、诗、词等方面都取得了相当高的成就。其中尤其以词的成就最为人瞩目。因为说到宋词,苏轼可是绝对绕不过去的大师。苏轼是豪放派词的最主要的代表,因而只要讲到苏轼的词,主要也只讲他的豪放词。其实,苏轼的文学成就之所以伟大,主要不在他的单一性的成就,而是多方面的才华与成就。苏轼除了是文学家,还是艺术家,他的书法和绘画都是有极高成就的。就词的方面来说,苏轼也不是一味的豪放;实际上,苏轼有许多词作是情感真挚、感人肺腑的婉约词。大家比较熟悉的有《水龙吟》(似花还似非花)、《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江城子》(相逢不觉又初寒)等等等等,都是婉约风味十足的词作。而我以为,在苏轼的婉约风味的词作中,最动人的莫过于怀悼他妻子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了。
这首词的词牌下面有“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几个字,可以看作是题目,也可以看做是说明。“乙卯”年是宋神宗(赵顼)熙宁八年(公元1075年),当时苏轼在密州(今山东诸城)做知州(太守)。苏轼时年39岁。时值正月,正是喜庆时候。作者在梦中见到已经去世十年的妻子王弗,于是写下了这首名传千古的怀悼词。
说到怀悼,需要先说说中国古代的爱情诗词,中国古代的爱情诗词是很少表达恋爱和婚姻生活的。这主要是因为过去很少有我们现代意义的自由恋爱;而且,因为过去女子能够通晓文字的人本来就不多,而通晓文字的丈夫也往往忽略了通过文字来表现婚姻生活。可是,顶奇怪的是,中国文学中怀悼一类的文章诗词倒是不少,而且从古到今都是如此。散文中如韩愈的《祭十二郎文》,欧阳修的《祭石曼卿文》,袁枚的《祭妹文》;现代散文中就更多了。悼亡诗中最有名的是潘安的《悼亡诗》;而悼亡词中最有名的当然就是苏轼的这首《江城子》了;而且,苏轼还是第一个用词来写悼亡的作家,这对词的题材的拓展是一个不小的贡献,也足见苏轼在词的艺术方面的创新精神。
苏轼19岁时与16岁的王弗结婚,夫妻恩爱,并育有一子(苏迈)。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王弗因病去世,年仅26岁。这首词通过“记梦”的方式,来表达苏轼对妻子王弗的深切怀念之情。
词的上片写十年死别的凄苦相思,情感真挚,令人伤怀。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写苏轼十年来对妻子的思念。“十年”写思念时间之长。“生死”写阴阳两隔,也写出思念的无奈和沉痛。“两茫茫”则极写夫妻两人思念的痛苦和无望,不仅苏轼在思念王弗,王弗也在思念苏轼。可是,因为相隔阴阳两界,终于无法相见,只能“两茫茫”了。“不思量,自难忘”从反面写起,其实,怎么会“不思量”呢?“自难忘”则一语道破了思念的深切。这是刻骨的怀悼,凄凉的相思,沉痛的想念。而且,越是不思念,反而思念得越是深切。这几句句句平常语,却表达出极不平常的思念之情。“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继续写相思。作者在梦中想起去世十年的妻子,在梦醒时分,很想向妻子表达思念之情,可是,一方面明知妻子已经去世,又怎么向她倾诉相思之情,或者向她倾诉自己的悲哀愁情,另一方面,妻子的坟地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乡,就算想去她坟头看看,又怎么能够实现?同时,作者也在设想恩爱多年的妻子此时一定也在千里之外思念自己,可是,妻子也像自己一样无法表达思念之情,因而,“无处话凄凉”了。“无处话凄凉”正写出了两人相思之深,痛苦之深。这不是一个人的凄凉,而是两个人的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意思是即使两个人见面了,应该也不认不出对方了。十年过去,早已是世事巨变,沧海桑田。“尘满面,鬓如霜”写出作者仕途的坎坷在容颜上的反映,让我们联想到苏轼在这十年中的坎坷经历。由于苏轼坚持个人思考的自由主义思想,他无法被当时的改革派容纳,屡次遭遇贬谪,以至于鬓发如霜;其实苏轼写这首词是还不到40岁,然而苍苍白发已经笼罩在他头上,他的妻子又怎么能够认出他来呢?
词的下片写梦境,表达作者对往日夫妻恩爱的温情思念,也通过梦境写出妻子对自己的思念的伤痛之情。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第一句写梦中回到故乡,一个“忽”字,写出作者潜意识中对故乡的思念,也写出对妻子的思念。没有“思”,何来“梦”。正是对妻子的思念才使他在梦中回到故乡。于是梦见妻子梳妆的情景。“小轩窗,正梳妆”是细节描写,写出了妻子当年临窗梳妆的情景。而苏轼,肯定是无数次坐在妻子身旁,看着年轻少艾的妻子早起梳妆的样子,心中包含着对妻子的深爱,这不正是小夫妻当年无数幸福生活的一个小小的侧影吗?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这仍是写梦中情景。但是,在梦中的苏轼何尝以为是在梦中?他们十年不见,而一旦相见了,却都相顾无言,唯有千行泪水,汩汩流淌。这个情景,就像是特写镜头一样,写出了夫妻相爱之深,也写出了凄凉之至。真是万语千言,都在眼泪的流淌中;千思万绪,尽在无言的对视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料得”指“料想”。“年年”指“年复一年”,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将来。“肠断处”指苏轼妻子王弗坟墓所在的“短松冈”。“明月夜,短松冈”写出了妻子对自己凄绝的思念。明月照亮了矮小的山冈,却照不见心爱的人儿,“断肠”就是必然的事了。这是写王弗对苏轼的思念,更是写苏轼对王弗的思念。
这首词在艺术上有不少独到之处。它的语言平实,自然。尽管写的是看起来虚幻的梦景,但是,又处处显出作者的真情。这是白描的妙境,它完全出自作者的真心。此外,细节描写和特写镜头都是表达情感的恰到好出的应用。因而能够深深地感动读者。成为悼亡词中的最震撼人心的作品。
 
2011.2.14
分享到:

上一篇:思乡的绝唱

下一篇:全国2011年1月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大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天之风生
    天之风生 : 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2011-02-25 22:19

发表评论
验证码